• 有人说过去的博客看不到对男生别样的情绪,是因为我一直在被动的接受

    这个说法,让我动心

    重新来到这个老家,换了玫红色的界面,开始写2011年的第一篇博客

    谢谢你,亲爱的,我又开始有写的心情

  • 最好的季节 - [小河边]

    2010-09-16

    身边有一群新朋友,八零后的上半期为主,想做把快乐播撒给世界的事情

    从前读书的时候我们研究NGO,结果有一天自己也会掺和进去

    有人说,为什么不能把经验移植,那些别人已经告诉过你的经验,为什么要自己做过错过痛过哭过才明白

    我想到自己曾经伤害过的人

    曾经被伤害的事

    怨念还在,悔恨却无

    这些天慢慢觉得生命里有花在绽放,虽然秋天到了,夜里回家,有难抵的寒凉...
  •     那天同事姐姐说有个华谊的来应聘,顺口说好啊,问问陈楚生近况。居然同事姐姐立马激动了,脱了马甲跳出来说,我是花生是啊我是花生。

        人家还把我当战友了,我倒是想说谢谢啊可我是玉米我是玉米。想想啥玉米啊,当年没投票,现在没买票。

        浙大北京校友会组织迎新活动,报了名没去。

        公司组织登...
  • 北漂

    2007-12-07

    我是不是比较迟钝?

    今天是北漂第二十天。

    上火不吃东西的那几天过去了,最近在贪婪的找好吃的吃。

    不能上网不能用qq让我很难受。

    每天像被隔离了的小动物,在格子间真真假假的忙碌。

    伊顿的电话像天上投下的一束光,让我贪心的仰望,想象生活改变了,会是什么样。

    然后安心的继续我的小动物的生活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上海滩 - [海边]

    2007-10-22

    周末的时候,电动了一下,就冲向了上海。

    在杭州这么久了,一直知道上海就在一个多小时的不远处,却始终没有冲过去看看的想法。仿佛隔壁班的帅哥,只隔了一面墙,可懒得去认识。

    谁知周五的深夜,突然就有了去的想法,定了去那里见谁,住哪里,玩什么以后,第二天直接起床拎了个小包就去了杭州火车站。

    到了才知道,原来还有个火车东站,要买的车在遥远的东站出发。。。好在也不打算在上海怎么争分夺秒的玩,只是去看看,就在候车室等了两个小时坐了个头文字D的车上路了。

    这样不争分夺秒的看一个地方,让我心情很平静,不觉得累,仿佛就是坐了公交车从浙大去车站一样,反正时间是差不多的一个多小时。

    上海是男人,杭州是女人

    外滩上林立的高楼,就像多少次在电视见过的样子,仰望的脖子都要短掉,一个个的高楼像尖利的剑,在小小的地皮上堆尽可能高的水泥。没有一点温柔的样子,闪闪亮的楼一个接一个,我却一点在里面工作想像的欲望都没有升起来。

    只是局外人一样想,真是个繁华的地方,这样的尖利的冰锥一样的楼里,燃烧着多少精英的梦想和欲望。

     

  • 生病的第13天

    2007-09-19

    星星在问我博客怎么总不更新了...

    嗯...

    也许是因为病了

    或者因为...

    不能说的秘密看了么?有点意思.

    周杰伦到底有没有回到过去?为什么桂纶美来现代的时候,一边弹奏钢琴一边有周围的景物变幻,阿伦弹奏的时候没有?

    为什么桂纶美用涂改液写在课桌的字阿伦可以看到,阿伦写的桂纶美却没有看到?

    如果时间正好是相隔二十年,那么从阿伦演奏到回到过去,见到的应该是桂纶美的葬礼而不是教室里的桂纶美,那么是不是说,阿伦回到过去的画面,只是一种美好的心愿?

    不能说的秘密在电脑里讲起来的时候,正是感冒发烧到疲惫的时候.煽情的桥段虽然明显,还是愿意沉浸在善良和纯情的气氛里.

    我们就是会有不能说的秘密.不会伤害别人的,属于青春和成长的秘密.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嗯,算个系列吧

    若若同学那么认真的记下在阿里的故事怕自己忘了,诱惑我也要写一点。。。

    不只一次听去阿里面试完回来的同学说,“去了公司就喜欢上那儿了。。。可别不要我啊。。。”

    这就是阿里的魅力。

    入职第一天,我穿的是那件肉粉色的毛衣,扎马尾,挽着我的粉色大手袋

    坐在那个大屏幕的下面,临窗,三月份的天气啊,空调开的很暖,窗户被打开,我像练着什么神功一样左半边身子燥热右半边身子哆嗦。

    像小媳妇一样跟在项帅哥后面,领电脑领推柜领转椅。。。

    又整个大厅的转~盯着每一张脸看,尤其是那些主管--这就是以后我要合作的同事。。。我的招聘工作就要和他们并肩进行了

    以后的日子里,曾经一天时间和公司两百人说话,告诉他们我是谁,记住他们都是谁。。。

    同时也知道了,原来我这么喜欢和工程师说话

    而且工程师们也这么愿意和我说话

    那么多可爱的人

    这让我以后公司学校两边辛苦照顾的时候,还一样觉得开心。